新闻/资料

当前位置:首页 > 新闻/资料 > 教育新闻 > 正文

散文欣赏:生死石榴

来源:全国语文名师工作室0 点击:发布时间:2021-06-28 12:04:39
死并非生的对立面,而作为生的一部分永存
   生死石榴
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文/张恩勇
 
      “ 死并非生的对立面,而作为生的一部分永存。”日本现代作家村上春树曾经这样说。自然界的现象也是如此。
 
       就说我家楼下的这片石榴林,曾经给我带来诸多回忆和想象的一片石榴树林,我也因此为它写文章,为它歌唱,为它幸福!那一朵朵火红的石榴花,开在我的心里;一个个硕大的多子多福的果实,结在我的脑海里!即便是隆冬季节,遗留在高处树枝上的果实,还仿佛在我的眼前摇摆,我都会伫立在这里,凝视半天,似乎遇到了一处难懂的经典词句,认真的把玩,细细地琢磨。……可是啊,去年的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,给人类带来灾难的同时,也给这片石榴树林带来了灾难,也许不是因为疫情,也许是去年冬天的极度严寒,让这些美丽的石榴树,失去了浑身的血液,默默地枯死在去年的冬天,反正是去年,极不平凡的日子,给生灵带来的灾难。它们集体地死掉了,直到今年的春天,万木复苏的季节,我一直充满着期待,满怀着希望,静待石榴花开,可是没有等来。有一次下班回来,我试着轻轻地折一下它的树枝,只听“啪”的一声,我的心咯噔一下,接着,连折了几处,都是死掉的枯枝,这怎么可能,这怎么可能呢!难道就是这样集体死掉了吗?后来,当其它树种都枝繁叶茂的时候,它们还是那样的一动不动,像一尊尊雕塑,我彻底绝望了,我伤心极了,生命原来如此脆弱,我们只顾欣赏它们曾经的美丽,从来没想过,它会有一天突然的离去!我默默地流泪,为了它们曾经的美丽和奉献!
 
\
 
        从此以后,我很少写东西,我觉得世界万物都应该好好地善待和呵护,一旦失去了,惋惜都是无益的。想念石榴花开的时候,我就找回我曾经给它写的一篇文章《石榴花开五月天》,出声地读,读着读着就落下泪来。
 
         我于是怀疑起“多子多福”来。想起我们老一辈,生活在物资匮乏的年代,又多生养了几个孩子,可谓是“多子”,等到孩子长大成人,他们就老去了,又有几人能够“多福”?自然和人类的相似,证明了“天人合一”的道理。唯一能安慰自己的是,死不是生的对立面。村上春树还说:“死了的人就这样死了,活着的人还要为他的继续生活付出代价。”
 
\
 
       这片石榴树的悄然离去,伤心的不仅是我,还有“红眉毛”家族(蚂蚁),过去,我欣赏石榴树的时候,红眉毛也陪同我一起欣赏,他们成群结队地在树干上散步,向上爬,如走平路,前呼后应,相互照顾。它们曾经的乐园没了,青葱的叶子没了,火红的花没了,大大的圆果没了……只留下一片干枯的石榴树枝,它们能不伤心吗?还有那春天里的几只翠鸟,羽毛细腻光滑,绿豆似的眼睛,红红的嘴,唱起歌了,不亚于当红明星;夏天的蜻蜓,在树枝间穿行;秋天的柿子黄橙橙的,还有橘红的,陪着石榴,它们是邻居,是玩伴;冬天的鸟雀享用果树遗留在枝头的食物,……现在石榴树集体死掉了,它们能不伤心吗?
 
\
 
       当然,最惋惜这些石榴树的,还是生活在这个小区的居民,每每走过,必然是扼腕枯树,轻轻叹息,就像有志之士怀念颜佩韦、杨念如、马杰、沈扬,周文元一样!看来人们对生死的感慨,是天生的!
 
      忙忙碌碌的人们,永远停不下前进的脚步。我去上班,外地讲学,一去就是两个月,直到高考结束后的,才长长地舒了一口气。回家来看看,妻子陪我在小区散散步,像一对红眉毛。我迫不及待地去看看那片石榴树林:啊!干枯的树枝都被物业人员从树根锯掉了,只留下一墩墩的树桩,最让我惊喜的是,每一棵树桩周围都长出了新的小苗,密密麻麻的,蓬勃向上的,太棒了,我的石榴树!我对妻子喊:“你看!石榴树都活了!”妻子说:“可不是吗?听物业的人说,前几年也有一回,因天气寒冷都给冻死了,第二年,都奇迹般地生长出来。”她说的很深沉,像是给我揭示一个人生哲理。
 
 
        这样看来,新生的这些石榴苗应该是孙子辈的,孙辈、父辈、祖辈,生生世世,生生不息,生死同根!活着的人要为死了的人继续活着而付出代价,这也许就是“敬终慎远”的道理吧!
 
        生也石榴,死也石榴,人生就是一场生死石榴!
 
(2021年6月19日于家中完稿)
\
关键字: 北京昭熠教育
返回顶部 招生简章 在线咨询